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第三方登录 ACG社区 COSPLAY社区 ACG社区
注册
获取验证码 第一弹用户协议
注册
第三方登录 ACG社区,COSPLAY社区 ACG社区,COSPLAY社区 ACG社区,COSPLAY社区
忘记密码
获取验证码
保存新密码并登录
第三方登录
实名信息
提交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Lv14 风纪
蛋蛋(DD)号: 50950406

接美化定制

首页 帖子 收藏 版区 留言
  •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3天前
    王者接头头像

    王者接头头像

    王者荣耀

    我已经明白了,东方曜是真的皮。前辈偶像师哥换着喊,热情洋溢开朗大男孩,满心满眼都是你,又装可爱又撒娇,再时不时露出点少年的固执,“最喜欢你了嘛”。不错,可以,然后列里同时放着几十个李白韩信诸葛亮周瑜司马懿西施*a*a*a,复制黏贴式的说喜欢。

    16

    27

    2

  •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02-23
    那些游戏快乐时刻

    那些游戏快乐时刻

    王者荣耀 排位 分奴

    做分奴,不丢脸转自QQ空间,侵权自删

    27

    26

    5

  •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12-23
    【推文】凉慈的再打我辅助试试?

    【推文】凉慈的再打我辅助试试?

    推文 耽美

    是1V1 HE 电竞和感情线五五开的英雄联盟强强文鸭内容标签(注意避雷): 耽美 强强 游戏网游 励志人生 甜文主角:乔砚洲;顾子星 配角:梁东;祁沉 其它:电竞;moba这里是糖玖,看了一晚上(通宵得劲)看完了整篇,不得不说这个文我超爱,小乔和周瑜大人太戳我萌点了,祁沉是真的可爱wdm,队友之间的互相残杀死亡嘲讽承包我一晚上(凌晨)的笑点还有那些游戏细节(虽然我不玩英雄联盟没看懂2333)和专业名词的介绍,我爱大大好吗是清水文(毕竟晋江太难了)可以在晋江看,也可以找我要txt的文档分享几个有趣片段

    23

    16

    4

  •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12-15
    游戏记录贴

    游戏记录贴

    手机游戏 文豪野犬 中原中也 太宰治

    这是一个糖玖关于文豪野犬游戏的记录贴鸭,欢迎分享你们玩游戏突发奇想我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我五个SSR都没有一个中也或者太宰

    26

    13

    2

  •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12-04
    配音

    配音

    配音/声控 配音

    睡前配音明天月考,祝我考试顺利

    24

    19

    4

  •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11-17
    咕咕咕

    咕咕咕

    绘画

    这是一个为了防止我咕咕咕的贴p1是我媳妇给我的线稿p2幼儿上色p3眼睛(也就是我现在的进度)祝我能在过年前好好的上完色然后把小蓝的衣服画了

    30

    18

    5

  • 跟江晚说晚安

    跟江晚说晚安

    09-29
    【转载】《骗》

    【转载】《骗》

    小说 he 糖玖 转载 百合

    《骗》转自QQ空间,作者不详#HE #网恋#百合网络技术的发展,让网恋变得就像其他恋爱方式一样平凡,不过我从来没有过自己会谈恋爱的想法,我就是个很普通的人,游戏也是随便打,技巧也不懂,每天在公会里冒泡打卡,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咸鱼就挺不错。 我叫白菜,这个名字被肆清嘲笑了很久,说这个名字看起来就很蠢很呆,我当时还和她说,认真起名也没什么意思,一场游戏而已。 三个月,我有了一个新的男号,名字叫绪一。 肆清那时候刚被游戏里的男朋友甩了,我也算是见证了她恋爱的完整经过,她是一个合格的朋友,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总是喜欢对着她的男朋友发一些小脾气,故意找茬什么的,在网上看了什么挑战之后也去找她男朋友实验。 她才十几岁,在整个近百人的公会里都像是小公主一样被团宠,不懂像成年人一样爱的克制有礼,就是和小孩子一样的独占欲和幼稚。 她说:“哈哈,也许我真的很讨人厌吧。” 她说:“我真的很想要一个人真心喜欢我啊。” 我在她的朋友圈里也是个排不上号的朋友,我知道她很多有比我更要好的朋友,可是她对我很重要,我一点也不想见她难过。 我想朋友的喜欢也许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那假如是一个异性的喜欢呢? 我练了一个等级不低的男号,从别人那里搞了一套脸部数据捏脸,氪金买了个黑白灰的时装,倒真像个大侠风范的剑客。 “绪一”就这么出现了。 知道绪一的真相的,还有另一个朋友,她也认识肆清,我们年龄相当,虽然她一开始就觉得有些危险但是她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只能默默的支持了我。 她帮我打听到肆清的行程安排,于是我和肆清在各种地方“巧遇”,终于有一天夜里,我和肆清两人站在游戏中郊外的古塔顶上看风景,她在认真看风景,我在偷看她。 『附近』肆清:哥们,咱们又遇上了。 『附近』肆清:要不咱们加个好友吧? 我一时不知怎么答复她,手一颤人就掉下了高塔摔成重伤,肆清也飞了下来,狂往我身上甩药剂。 『附近』肆清:不愿意,你也不至于跳塔吧? 『附近』肆清:哥们,你说句话好不好? 『附近』绪一:愿意。 『附近』绪一:刚刚不小心掉下去的,谢谢你。 这事,后来肆清说她早就觉得我一定是跟踪了她好几天对她蓄谋不轨, 我说那样你怎么还敢加我好友,不怕我是坏人吗? 她说 :“当初也怀疑你是坏人,不过我没见过哪个坏人这么蠢。” 之后过了几周,肆清提出要语音聊天,我翻出很久之前搞到的变声软件,我反复对其他朋友试验了很多次变声器软件的效果,很不错,我的声音听起来和男生的低音炮一样。 可我还是不敢和她聊天,每次都只是开了小喇叭听她一个人说话。 我们边打游戏边聊天,她骂了很久的前男友渣男,骂着骂着突然声音就哽咽了起来。 她说:“我知道自己真的很不好。” 她说:“我真的很想他,我真的很糟糕。” 她说:“我知道错了,我活该没人喜欢。” 她原本是外人面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可实际上她就是爱哭的小女孩而已。 我做了一件让我后悔很久的事。 我开了麦,耳机里传来我变声后低沉的声音。 “清清,没事的,我喜欢你。” “清清,我一直陪着你呢。” 过了很久,耳机里才传来了肆清的声音。 “那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求之不得。” 于是,我就这么成了肆清的男朋友,她第二天醒来就说只是搭档性质演戏的男友用来气前男友的。 或许换成别的男生会生气吧? 但“绪一”就无所谓了。 肆清不知道,绪一本就是为她才存在的。 所以我会对肆清身上的事情了如指掌,她对每个人都只说一点点,就像拼图一样,我逐渐拼凑出一个完整真实的肆清。 肆清也喜欢在我面前发小脾气,也会和我胡闹,她说来个九宫格拼图吧,我知道她是看了网上的情侣挑战,截屏发图之前先把手机的壁纸换成了她的照片,她说去乖乖睡觉,我切到白菜的账号看她在姐妹群秀她和“绪一”的恩爱,看她说绪一是她见过最好的男孩子。 她不再提起她的前男友了, 她总是喊着“绪一,绪一” 。 她在被家里人带出去应酬亲戚的时候躲在角落里打电话和我吐槽,她最讨厌喝酒了,她也不能喝酒,偏偏那帮人都来给她高血压的爸爸敬酒,她只能上去挡酒喝。 我说 :“真惨啊,讨厌的亲戚到处都是,我们家这边情况还好,不会逼着别人喝酒。” 她说:“真好,我也想有这样的亲戚。” 我想也没想地说:“那你嫁过来呗。” 她当时就炸毛了:“嘿,你这人果然对我心怀不轨了,你你你这人你真是……” 我也愣了,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刚想开个玩笑找补回来,就听见她在那边小声地说:“那,你娶了我,你到时候就得替我挡酒了啊。” 绪一和肆清在一起了。 她那边的亲友大多欢欣鼓舞,纷纷表示可算把肆清这小魔王嫁出去了 对绪一同志的行为高度赞扬,祝福两位新人长长久久到民政局结婚。 只有一个人除外——那个知道我身份的朋友找上门问我到底*什么。 “给一个人希望又给她绝望吗?你以为你能瞒多久?你做你m的春秋大梦。” “能瞒多久瞒多久吧。我好像真的喜欢她。” “……你真恶心。” 她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删了我。 她没有当众拆穿我的骗局,连我和肆清的游戏婚礼也参加了,不过是全程沉默。 没了这个朋友的帮忙,我很快有些力不从心起来,肆清拉着我去做情侣任务,过程中也开始询问我一些现实的信息,我想她一定是想奔现来见我吧? 我撒谎,随便找了个地方当家乡,还说自己正在全国旅行,等旅行结束了两个人说不定可以见一面。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很低,肆清变得很好骗,还说天天熬夜都丑了,到时候见面的时候我不准嫌弃她,我说才不会呢,她最好看。 我弟见过我手机壁纸的肆清照片,问我那是谁,我说是随便找的网红照片,他咧着嘴说这个网红不好看,我把他揍了一顿。 我真的觉得肆清最好看。 肆清怎么样都好看。 那时候我们城市远郊有片网红桃树林,很多有人都在树上挂木牌,祈求和心上人长长久久,我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也去挂了个写着我和她名字的木牌,还拍给了肆清,那成了她很长一段时间的空间背景。 肆清说:“我都觉得这像梦一样不真实了,害怕有天你就消失不见了。” 我说:“不走,清清,我一直陪着你呢。” 那个朋友的“报复”来的很快,她把肆清的前男友拉上了,原来那个前男友当时也是气昏了头才和肆清分手,他早后悔了,他和肆清认识一年多了,对肆清感情很深。 刚好那段时间我学业繁忙很少上线,每次上线都能看到肆清给我发的消息,我知道她没有变心,她还是最喜欢绪一了。 可我是路人甲的白菜啊,不是她心中风光无限的绪一。 几次一起组队打游戏,那个朋友阴阳怪气地损我,我都没有说话,反而是肆清发脾气和那朋友吵了一架,还让她前男友滚蛋。 后来,某天,那朋友加上了我,给我发来火车票照片,说前男友去找肆清了。 她说:“收手吧,白菜。” 她说:“绪一无法站在太阳底下抱住她。” 她说:“才几个月而已,她没有那么舍不得你。” 我想也对,本来绪一就是为了哄她开心才出现的,现在有了真正的“绪一” ,干嘛不滚? 我和肆清提分手了。 我说:“一直以来都没喜欢过你,快开学了都挺忙的,分了吧。” 肆清说:“绪一,你是不是因为我和别人走的近生气了,我把他们都删掉好不好,你别不要我。” 我说:“不是,没必要。” 肆清说:“绪一,我喜欢你。” 我直接退出了语音聊天,删除了“绪一”的账号。 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在客厅打游戏的弟弟看了我一眼,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和看珍稀动物一样看我:“老姐,你眼睛怎么哭这么肿? 失恋了?” 我把他按着打了一顿。 从那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又成了咸鱼白菜,每天在公会混吃等死,肆清经常在公会发公告问绪一的情况,我也跟着混水摸鱼瞎说,说绪一和别的女孩子暧昧,说绪一是个人渣什么的。 托绪一的福,我和肆清成了好朋友。 肆清有天抽风,拉着我去郊外的古塔,月黑风高,场景里就我们两人,她忽然开口说和我当朋友是因为我让她想起绪一。 我说她是疯了,看谁都像绪一。 她深以为然,然后从塔上跳了下去。 我呆在塔上看着她狼狈地趴在地上血值狂掉,几乎是第一反应就是跳下去救她,好在理智控制住了我,我想不能再让她产生什么误会了,就这么站在塔上看着她“死”了。 附近『肆清』:我原本以为你是绪一呢。 附近 『肆清』:可是绪一不会呆着看我死。 附近『白菜』:都过去了,别再想他了。 附近『肆清』:哈哈,好的。 白菜和肆清就这么成了好朋友。 肆清还是经常提起过绪一,我不知道一个才在一起半年的人有什么好惦记的,我劝她早点忘记,她说除了绪一之外,这世上她或许不会找到那么第二个那么喜欢她的人。 考上大学之后的肆清说要来场全国旅行,随意来人组团,和各地的亲友面基,我也在这其中。 机场接机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哈哈,怎么说也是当了我半年手机壁纸的女人。 面基计划表的任务一一实现,一起去喝奶茶,一起去图书馆,她喊我臭白菜我喊她狗清,晚上我被她生拉硬拽着留在酒店,两人还作死的看了一场网络恐怖电影,她笑出猪叫,我满脸嫌弃地被她搂在怀里。 她在这儿留不了两天就要走了,临走的时候我们一帮年轻人去ktv喝酒,天南地北的陌生人别样的热忱,都递过来酒,我看她喝得双脸发红,就帮着接过别人的酒杯替她挡酒,顺便埋怨了她几句:“不会喝酒就不要逞能,不怕又酒精中毒?” 旁边的一个人笑起来:“我们清姐从小就是酒桌上长大的,几斤白酒下肚都不是事儿,什么酒精中毒啊。” 哎?她明明说过她喝酒到酒精中毒的事? 肆清爬到我身上从后面搂住我,吃吃的笑起来:“女孩子在男朋友面前总是忍不住表现得柔弱一点,我只对一个人说我不会喝酒,还说以后都得让他替我挡酒。” 原来是绪一和白菜的记忆混起来了,我忘了她没有对白菜说过这些的。 她靠近我的耳边轻声呢喃。 “绪一,我的绪一。” “终于找到你了。”

    20

    8

    2

  • 跳至
    添加帖子到
    取消 确定

    小主,确定要删除吗?

    取消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