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第三方登录 ACG社区 COSPLAY社区 ACG社区
注册
获取验证码 第一弹用户协议
注册
第三方登录 ACG社区,COSPLAY社区 ACG社区,COSPLAY社区 ACG社区,COSPLAY社区
忘记密码
获取验证码
保存新密码并登录
第三方登录
实名信息
提交
COSPLAY社区
首页 > 小说 > 【原创】《火染的月平线》,一个蒸汽为导向世界的别样故事
【原创】《火染的月平线》,一个蒸汽为导向世界的别样故事  评论
来自版区: 小说 查看全部
【原创】《火染的月平线》,一个蒸汽为导向世界的别样故事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01-24
  • 原创类型:文字
  • 原创信息:原创
作品授权: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1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
    凌晨,晨曦前的黑暗,散发着死一般的寂静。阴寒的森林里弥漫着一种刺鼻的气息,铁锈味混杂着腥味随冷风扑面而来,让人心生烦躁。虽然林间的黑暗掩盖住了视觉上的秘密,但气味的浓烈程度足以让人联想到某种象征着不详的红色液体。
    拉狄尔掏出打火机。微弱的火光投在纸面上,映出了几行娟秀的字迹。但即使这简短的内容,也让他耗费了几个小时的精力才勉强读懂了大概意思。他将视线在字里行间来回审视了几遍,确认无误后,打算将信纸投入火中付之一炬。一种强烈的冲动突然涌上了手臂,使拿着纸张的手僵持在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眼看摇曳的火苗即将被风推向纸张之际,拉狄尔松开了按着打火机的拇指,默默地将打火机和信纸分别放入两侧的口袋,在月色下加快了赶路的步伐。
    风中的腥味愈加浓烈,让拉狄尔不得不联想到屠宰场里刚割下来的带着**气息的牛肉。然而拉狄尔判断那不可能是牛肉,一般的牛血不可能带有这种浓重的铁锈味。不过,他没有时间顾得上这些,他必须在邮局关门前赶到那里。
    拉狄尔确信,只要穿过这片小树林,那么在夜幕中便就没什么能够阻挡他的视线和脚步。他现正位于树林深处的南方古道,周遭长满了橡树和梣树,细长的枝条直追道路,和着寒冷的冬风沙沙作响。

      01-24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2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2)
    目的地堡岸镇并不远,但至少还需要走上十五分钟的路程,而且没有合适的捷径。实际上林间小径所沿的铁路算是唯一说得上的捷径,然而拉狄尔并不打算冒越轨的风险,毕竟由黑水步至堡岸的末班车说不定何时就会从铁道上轰鸣而过,螳臂当车只会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拉狄尔摇摇头,撇开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始从为数不多的记忆中抽取对邮局的印象速写。邮局在布罗迪克镇上的建筑群中虽然算不上高大,大抵是由某个居民的住宅改造而成的,在建筑风格上与周围的民居大同小异,但涂红的门窗和屋顶上沿着烟囱向天空延伸出分支的铁树一般的天线,绝对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显眼标志。
    脚部突然踩上了柔软的物体,拉狄尔差点被摔倒,连忙抽出左手撑着路边粗糙的树干维持住平衡。他喘着粗气,将注意力集中在地面绊倒他的那团物体上。物体上流动着若有似无的黑气,让拉狄尔无从判断物体的性质。把肺里积累的紧张感一吐为快之后,他掏出打火机凑近物体,遮掩着物体形态的黑气被跃动的火苗凑近时,便挣扎着化为缕缕黑丝,飘在空气中逐渐消散。
    “啧,怎么还有这么恶俗的东西。”拉狄尔皱着眉头,似乎并没有对黑雾表现出意外。他弯腰继续观察着火光揭示的景象。

      01-24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3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3)
    那是一具恐怖的尸体上:死者僵卧在草地上,一双茫然无光的眼神翻白,嘴唇抽搐。他大约有二十多岁,中等身材,体格宽大,一头白色的鬈发凌乱地搭在肩上,并且留着短*的胡子,身着纯黑的长袍。死者紧握双拳、两臂伸张,看得出来在他临死前,曾经有过一番痛苦的挣扎。他那僵*的脸上露出恐怖的神情,凶恶的面貌,加上龇牙咧嘴的怪状,异常可怖。此外,那种极不自然的痛苦折腾的姿态,使他的面貌变得越发狰狞。在之前的田野调查中,拉狄尔也曾见过不少各式各样的死人,但却没有见过比这个在阿伦岛上黑暗、阴寒的林间更为恐怖的景象。
    “那是什么?”正当拉狄尔打算为死者短暂地哀悼一番并在自己的行程中加上向警方报案的计划时,一道人声突然从林间深不可测的暗处传来。冬季的林间隐藏着太多的秘密,这里不仅有个死人,而且还有除了拉狄尔之外的第二个活人。
    “尸体。”
    “为什么这里会有尸体?你**了?”
    “冷静,女士。我才刚看见它……”拉狄尔熄灭了打火机,向着声源处连忙辩解道。既然会被如此询问,那么拉狄尔就会有被怀疑的麻烦。如果女士误认为他默认了质问呢?
    一股急不可耐的强烈欲望猛然涌上心头,各种各样不祥的念头、寒冷、恐惧如冷风般在他全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里穿过,使他兴奋不已,又像都柏林臭水沟里的**所带来的景象冲击着脑海后缓缓流去。

      01-24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4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4)
    “对年轻漂亮的女生用女士来称呼是不礼貌的表现,不是吗?”
    女人轻盈地嫣然一笑,立刻用柔美的纤手娇媚地捂在嘴唇上。她苗条婀娜的体态恍若一声弦乐的清音。
    “抱歉,少女。”拉狄尔爽快地选择了与女人的言行举止最贴近的称呼。他略一沉吟,补充道,“让你失望了,我并不是凶手。”
    少女走近拉狄尔,女性身上幽兰一般的气息,在浓重的腥味中却清晰可辨,不断通过鼻子传入拉狄尔深处。遮盖着侧脸中的几丝散落的发丝,正在随着女人如猫咪般轻盈的脚步,一点、一点地暴露出她谨慎的内心。
    少女脸上流露出耐人寻味的神情,“是这样吗?为什么你表现得并不意外?”
    她以手帕捂住鼻子,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视线没有从地面上的那具尸体挪开过丝毫。拉狄尔借着月光,看见手帕上绣着黑色的花瓣图案。
    然而,当一具举手投足间都自内而外散发着女性魅力的**的主人,此刻正在试图观察一具令人不安的尸体。极美之物与极凋零之事的气息一旦在林间这种环境下调和,便能让人产生难以言喻的诡异感。
    虽然从着装上来看并不能看出明显的线索,但拉狄尔还是真切地朝着女人确认道,“我打算去堡岸的邮局。不过……现在来看,我觉得必须还要去一趟警局报案才行。”

      01-24 回复
  • 牧神水妖
    牧神水妖 Lv6 5楼

    每天打开第一件事就是来催更

      01-24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6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5)
    “即使你这么说,还是相当可疑啊。”
    “怎样的**凶手才会在这种环境下逗留啊。”
    “确实,遵循无罪推定原则,你还不是凶手。”
    拉狄尔在心里逐字复述了一遍少女的话。然而少女对眼前的情形也没有花容失色,她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也能表现得如此自然?
    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少女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如果这不是偶遇,那么一定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嫁祸。说不定就是眼前这个美丽动人的女性所做的。站在相同的立场上,这个女人也无法摆脱谋杀的嫌疑,她又会摆出一副怎样的姿态自我辩解呢。
    “你要做什么?观察尸体吗?”拉狄尔更加不解了,在夜晚出没的果然都不是正常人。
    “是的。”女人的回答像是从第三者的角度来描述她的动作一般,不带一丝感**彩。然后朝着他的方向举手示意,“抱歉,能把你的点亮光源吗?”
    “好的,少女。”
    拉狄尔不得不继续做着从死者身上发现线索的无聊游戏,实际上他并不擅长这个,从旁人的评价及对自身的了解程度来看,拉狄尔也并不具备善于观察的特点。比起冒然离开,在少女面前展现所谓的绅士风范是个更合适的选择。

      01-24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7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6)
    拉狄尔再次点亮打火机,少女的样貌在火光下清晰可见。她并不介意拉狄尔的举动,但她似乎又不让拉狄尔继续仔细端详自己的脸蛋,迅速把脸侧到一旁,仿佛置身于鲜花腐烂的温室花房里那样的温热,气味扑鼻而来。少女默不做声,拉狄尔清晰地凝视着自己想像的幻影即将到达圆满匀称的美的境界。
    看上去,少女脸部显露的肌肉似乎被夜晚的凉气包裹,而掩藏着的肌肉则被赋予了光明。火光把细如凝脂的肌肤分割成阴面与阳面,阴影中的一只胳臂像青铜像;沐浴在月光下的另一半脸颊直至光洁的颈部,像是抛光的花梨木。而且那细腻的肌肤并不完全排斥户外的空气和水,它湿润得如同琥珀色兰花的花瓣。
    她完成了观察这一动作,径直站起身来,过膝的青灰色风衣里面包裹着的躯体是如此娇小,远看纤细的骨骼,近看其实是匀称而结实的。衬衫上的黄铜排扣在月光的映射下流动着若有似无的光泽。在兽皮绒织成的短裙之下、紧绷着木护腿的皮靴之上,蕾丝丝袜在火光的映射下勾勒出诱人的曲线,不难想象出在那轻薄的丝袜中,包裹着怎样犹如晕染着雪白的一线曙光的腿部。
    “好了,还有其他人发现这具尸体吗?”
    少女直勾勾得盯着拉狄尔的脸,一直看进他的瞳孔深处。然后缓缓地扫视到脚尖,检查有无可疑之处。在那对水灵漆黑的眼珠的注视下,拉狄尔几乎有点不安。
    “我不确定,但除了你我没有碰上过第二个人。”
    “你确定?”
    “我确定。”

      01-24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8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7)
    “有跟其他人提起过你的行程吗?”
    “我想想……大概没有。我向酒店前台询问过环岛列车的**时刻,这个应该不算吧。”
    “不一定,说不定会被人查到。”
    如果细抠少女的这番话,恐怕有一些弦外之音令饭沼心神不定,但他没有细加琢磨,只是按照表面的意思藏在心里。
    “也许吧,那样最好。”少女答道,“但你现在必须按照我说的做了。”
    她的话语在这寒夜里犹如六月的杏子一样,轻重、温馨、成熟都恰到好处。
    拉狄尔看着她漫不经心地以右脚碾压泥地上的碎屑,一个与少女的形象格格不入的金属物体被她从侧腰掏出。
    在那一瞬间,一个暴力的念头如强烈的电流,划过拉狄尔的神经中枢,他几乎要伸过手,抓住少女的右臂,那将会是极其迅捷而准确的动作,迅速得能够抓住空中的飞蝇。
    少女的脸部肌肉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变得僵*,表情正如同被定格在了静止的画面上,拉狄尔甚至连呼吸也滞涩了。
    假如抓住这家伙的右臂,她就无法操作,如此一来,便能扭转局势。虽然我在这里并没有做什么,也没有**,但这家伙认为我有嫌疑,虽然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本能告诉拉狄尔必须控制住这个少女,将她按倒在泥地上,狠狠地以体重压制住她的行动,先把她的肩关节卸下来再说。

      01-24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9楼

    第一章 不要在冬季森林里漫步(8)
    少女肯定清楚地感知到了自己的内心在顷刻之间经历的一连串的变化。
    拉狄尔若无其事地将插在口袋的右手换了个姿势,迎着少女利刃一般锋锐的视线。全身的肌肉奇痒难耐,浑身的紧张才松弛下来。但还不能掉以轻心,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万一少女改变主意,他都必须在少女来得及作出反应前,毫不犹豫地卸下她的武装。
    这么想着,拉狄尔忽然发现,自己的呼吸节奏和心脏律动都恢复了正常。
    在黑暗中,拉狄尔什么都看不真切,但他听得到他们的动静——落叶的踩踏声,野草的摇曳声。脚步声预示着他们不止一个,更不止三个,而是更多,更多的人都在逐渐围拢过来。
    拉狄尔对金属物体的机械结构并不熟悉,但是少女并没有用手扳动击锤进入待发位置,也没有像大洋彼岸的牛仔那样扣住扳机不放,他忍不住开声提醒少女,“你——没——扳——下——击——锤——”。
    少女竖起食指放在唇边示意拉狄尔不要出声,以左手在风衣下翻出了一只机械结构暴露在外的怀表,她确认了时间过后,眼神里闪过了一丝不易捕捉转瞬即逝的疑惑,好像在说:一个成年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蠢话。
    她举起手中的金属物体,向拉狄尔展示了一下它特殊的构造。
    “这是双动机构哦。”
    下一刻,枪管喷出的焰火中再次照亮了她的脸庞,少女的话语淹没在枪声中。

      01-24 回复
  • 劳模墟零落天
    劳模墟零落天 Lv13 10楼

    加油,继续更下去肯定会有人追的

      01-24 回复
  • 哥尔.D.罗杰
    哥尔.D.罗杰 Lv4 11楼

    特地来投食,超级喜欢这题材的!好看

      投喂了1.1
      01-24 回复
  • 清.酒🍃
    清.酒🍃 Lv11 12楼
    【原创】《火染的月平线》,一个蒸汽为导向世界的别样故事
      01-25 回复
  • 奎老爹
    奎老爹 Lv7 13楼

    兄弟,我能说什么呢?
    我也尝试过在这上面不同寻常的小说,不同于千篇一律的打脸文,不同于贬低一切也要讨好主角的种田文,不同于把女性刻画得像一头**的野兽爱上一只向大群女性发誓忠诚却只当放屁的禽兽,但是,我得到了什么呢?水军,只有水军。我承认自己的确写得菜,但是呢?你写得的确好,却也落得和我差不多的下场,但是呢?我是来叫你放弃的吗?
    不,写吧,我,兄弟,我会一直追的,感受过的人才明白,支持是有多么重要,加油吧,兄弟。

      01-26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   支持就来收藏一个呀~

      02-04 回复
  • 奎老爹
    奎老爹 Lv7 14楼

    加油吧!这是我唯一得到的投食,然而你明显更该拥有它。

      投喂了1.7
      01-26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16楼

    第二章 迷雾(2)
    烟火抑制了壮汉的动作,使它痛苦地保持着高举手臂做出劈砍的姿势。拉狄尔才注意到那是一把锋锐的斧子。若被他的动作波及,怕是整个头颅也会如木柴般轻松劈成两半。一时间,拉狄尔彻底忘却了对现实中的寒冷——或者对其中一切刺激与感觉——进行感受与反馈,他只感受到斧头的利刃中,壮汉的动作中,甚至缠绕着他脸部的黑雾中,都带有纯粹的黑暗气息,与自然的气温截然不同的冰冷,让人绝望。
    沉闷的枪声再次响起。壮汉惊愕地抽了口气,发出了痛苦的低吟,伴随着全身肌肉诡异地抽搐,它最终倒在了拉狄尔的面前,蛮牛般的身躯几乎要把拉狄尔压到。身体的力量随着时间从它身上续续消退,就像溶解的浮冰那样。
    拉狄尔在那低吟中听出了充满恶意的怨恨与不甘,到底是痛是痒?是快感还是某种启示?拉狄尔甚至连这些也来不及弄清,他所见的壮汉整个身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如此庞大的身躯,包括衣服,还有那把欲将拉狄尔置于死地的斧头,都化为了齑粉,然后迅速被一阵格外猛烈的残风卷走,毫不留情,不带一丝痕迹,也不给外来者一丝可疑的蛛丝马迹,仿佛它们从未出现过、未追杀过两人一般。黑暗面对外界的质疑,粗暴地留下未知的沉默。黑暗是不讲道理,毫无人性、极端的存在。

      02-02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18楼

    第二章 迷雾(4)
    “你杀了它。”拉狄尔试图陈述刚才的事实。
    “我救了你。”他得到的是少女略带温怒的侧面回应。
    “它是谁?”
    “它是非人。”
    拉狄尔试图从少女的话语中找到藉以安慰的理由,“这么说来,你没有**吧。”他并不愿意接受少女是为了救他而不得已**的局面;换句话说,他无法接受少女表露出超越少女性之外的理解范畴外的举动。即使被第三者目睹了,我也会竭力为少女辩护,这是自卫行为。
    契诃夫的小说写法终于被少女亲手证实了,一把枪不会毫无缘由地出现在故事中,如果出现了,那它必然会开火。这个说法放在现实中来说也没有错,枪不仅仅能起到震慑作用,它的本质是高效的**利器。现在,这把左轮手枪,由少女扣下了扳机,只不过她的目标不是我,而是欲加害我的非人。
    少女的口气变得缓和起来,显然她不想和拉狄尔在“开枪是否合法”这个问题上过多争辩,“它不是人,所以我没有**,我只是救了你。”
    够了,这已经是满意的回答了。拉狄尔默默地想,他并不想再深究少女开枪的动机,况且,少女并没有救他的必要,这大概是由人性驱使的自发举措。如果他再围绕这个问题争论下去,说不定少女便会抛下他绝尘而去,在这片险恶的树林里,没有武器是不可能独自存活的。拉狄尔便突然想起与教授的一次闲谈。

      02-02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20楼

    第二章 迷雾(6)
    “可是,”拉狄尔不解地问,“如果人类如此憎恶**行为,为什么还会有战争?就凭百分之二十的开枪率,爱尔兰又是如何在独立战争中取胜的呢?”
    “首先,在男性士兵中,有百分之二是‘天生**魔’,可以毫无顾虑地**,即精神**者。但是,他们当中的大多数返回社会后会过着普通的市民生活,只有在战争中,他们才会变成对**行为毫无悔意和自责的‘理想的士兵’。”
    “光靠这百分之二的士兵,怎么可能取得战争的胜利?”
    “实际上,将剩下的百分之九十八的士兵培养成**恶魔是很简单的。首先,通过对权威的服从和归属集团的同一化,消除个人的主体性。然后,很重要的一点是,让士兵与杀戮目标保持距离。”
    “距离?”
    “嗯。这个词由两个概念构成:心理距离和物理距离。”
    “比如,如果敌人属于其他人种,或者语言、宗教、意识形态不同,那就会有心理距离,杀起来会容易得多。平时就与其他民族有心理距离的人,即相信自己所属民族优秀、其他民族劣等的人,在战争中很容易变为**者。在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人很常见。只要再将敌人劣等、与畜生无异的观念灌输进他们的意识,打着正义旗帜的杀戮就可以开始了。这种洗脑教育,在所有的战争中,乃至平时,都屡见不鲜。给敌人取蔑称,就是这种教育的第一步。”

      02-02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21楼

    第二章 迷雾(7)
    “为了保持物理距离,”教授继续道,“就必须使用武器技术。”
    “在战斗最前线迟疑开枪和不愿开枪的士兵,只要与敌人拉开一段距离,就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更具破坏力的攻击手段——发射迫击炮或舰载炮、战机空投炸弹等。”
    在眼前射杀敌人的士兵会背负终身难以恢复的精神创伤,而驾驶空艇执行空袭的飞行员、夺走上百人性命的投弹手则不会感到丝毫内疚。
    “有学者说,想象力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标志。可是,在使用武器时,人连最低限度的想象力都被麻痹了。他们根本想不到轰炸机下乱窜的人们会如何惨死。这种反常的心理不仅出现在军人身上,一般市民中也普遍存在。明白吗?”
    拉狄尔信服地点头。人们往往会鄙视用刺刀杀死敌人的士兵,却将击落多架敌机的飞行员视为英雄。
    “**武器的开发,强调尽量远离敌人,尽量用简单的手段大量杀伤敌人。于是,人类逐渐放弃了徒手搏斗,发明了刀、枪、炮弹、轰炸机等武器。而且,在英联邦,军工业已经成了政治权力的延伸。所以战争永远不会消失。”
    在闲谈的最后,教授慎重地说道,“你要记住,语言也可以成为**的武器,而且是一种高效的武器。”

      02-02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22楼

    第二章 迷雾(8)
    但是,语言对于这些非人的存在来说不起作用,唯有物质上的枪才能将它们消灭。拉狄尔回过神来,少女已经从风衣里掏出燃烧棒。释放出橘红的花火遏制了来势汹汹的人影。
    “燃烧棒没法撑太久,大概十分钟。”说着,她把燃烧棒递给拉狄尔,“你拿着。”
    拉狄尔高举燃烧棒,尽可能让光亮照到更多地方。尽管如此,燃烧棒的照明范围甚至还不足以覆盖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拉狄尔感觉终于找到了适合向少女发问的时机。
    “跑,有多快跑多快,别让他们追上。”少女说完,身影已如捷豹般向小径射去,那看似娇小柔弱的身躯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修长的美腿在月色下勾勒出健壮的姿态,几乎一点赘肉都没有,所有的肌肉在奔跑中都如发条机械般被带动起来。
    “等等我啊!去哪?”拉狄尔连忙追上少女的背影。躲在黑暗中的人影如影随形,但是他们似乎对光亮感到本能的恐惧,只能随着光影移动到亮度较低的地方。林间的脚步声密集如麻,只要他们两人移动,响起的便是十几段脚步声。
    少女回头问他,“你对树林熟悉吗?”
    拉狄尔思索了片刻,否定道,“不熟。”

      02-02 回复
  •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9 楼主 23楼

    第二章 迷雾(9)
    他来阿伦岛田野调查才两周,除了抵达和少数几次的考察之外,拉狄尔甚至连两镇之间的火车也没有搭乘几次,反倒是对铁轨沿途的道路更为熟悉,在一个阴郁的傍晚,拉狄尔坐在周围拥挤着外来者与常住者的月台上,以沉思者的姿态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漫长等待后,他终于意识到如果不赶回去就会错失酒店的行政酒廊晚餐这个残酷事实,遂踏上了步行的征程,终于在晚餐供应结束的半小时前踏入了行政酒廊。实际上之后这也让拉狄尔一度对自己的计划安排产生了怀疑:自己真的能把计划做得滴水不漏吗?
    任何人日常生活、为人处事,总是部分遵循自己内心的意愿,部分顺从别人的想法。而每一部分所占的不同比例则是人与人之间的重大区别之一。有些人运用自己的思想往往像做智力游戏那样,把理智当作卸去传动皮带的飞轮,让他任意转动;可是在行动上往往顺从别人的想法,也就是服从了这个社会所指定的规则、传统与法律。另一些人却把自己的思想看做一切行动的指南针,几乎总是倾听自己理智的要求,顺应这种要求,只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不情愿地服从别人的决定,而且服从前先要经过批判分析,看它是否符合情理,是否与目标一致。拉狄尔就属于这一类人。毫无疑问,若要应对计划外的突**况,除了必要的经验判断、冷静思考和谨慎行动,一定的时间冗余也是必要的,问题在于,应该留出多少时间?

      02-02 回复
共6页 跳至
第一弹

返回顶部

添加帖子到
取消 确定
Alstroemeriadtx

Alstroemeriadtx Lv 9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小主,确定要删除吗?

取消确定